357的美术课代表

三中357美术课代表,爱好把小姐姐掰弯。男朋友?滚NMMP!小姐姐我的!

啊啊啊啊啊
刚刚投稿时才发现有个字写错了
应该是有一次机会的……

还有麻烦各位到微博投个票

呃…你…就是你…
过来!没啥事…
就是…
那啥…





俺稀罕你…

肆虐天地吧!-----大罗神通棍!!!

凹凸乱舞

只是来满足一下我的私心而已~
另外,这排版怕不是要弄死我。

ooc!
严重ooc!

好!凹凸乱舞,开始了!

♚第一舞 ♛
——公元2205年,为了消灭企图篡改历史的时间溯行军。身为召唤刀剑的审神者,今天也进行着死斗!——

“嗨嗨!大家都准备好了吗?呜哈——要出发了!通往异世界的大门即将打开,大家快来啊!”今剑活泼的声音几乎传遍整个本丸。

“哈哈,大人的刀剑们还真是可爱啊。”说话的是一个白发的男人。高大,身着一身白衣。可是和这里的本丸格格不入,完全就像另一个时空的人。
——不过也没什么他本来也是另一个时空的人。
他就是那个世界的创世神派来接魏姝瑾的大赛裁判长——丹尼尔。

“是的呢!他们超可爱ớ ₃ờ!”魏姝瑾把眼睛笑成一条线,语气里充满了溺爱与自豪。

而旁边的长谷部似乎是想多了,以为丹尼尔嫌弃没礼貌。于是开口呵斥:“小声点,可别给主上抹黑。”
“诶———难道长谷部不期待吗?昨天晚上别以为我不知道,长谷部房间的灯几乎亮了一夜呢!”
“那是在准备!才不是期待!”
“哼╯^╰……阿鲁基sama……”今剑转而把头转向魏姝瑾。
“你……”
魏姝瑾沉思了一会,问“长谷部,昨晚没又熬夜了?不是早准备好了吗?”
“不,不是的,我只是在检查有没有疏漏……呜呜汪呜放呜……”长谷部突然被一只手捂住了嘴。
“好了。”一道沉稳的声音传来。
“时间差不多了,人也大概到齐了。不该在说下去了哦。丹尼尔大人你说是吧,也许我们该走了。”一期一振慢条斯理的把手拿开,似乎并不想为他对长谷部的作为而感到抱歉。

“那么大人,我们该走了。”丹尼尔依然挂着温和的微笑对魏姝瑾说。
可是没走几步丹尼尔又转过身来停住脚步,说到:“差点忘了,因为刚到另一个世界,磁场还有些不稳。所以大概近一个多星期,本丸是使用不成的。”
“那……那边世界的创世神应该给我们有准备住的地方吧。”作为初始刀的山姥切国广第一个开口道。“不过就算少一个房间也没关系……作为仿制品的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就算我是初始刀……”说完要把自己的斗篷向下拉了拉。
“啊——真是的——你明明很棒啊,不要再说丧气话了好不好呢?”魏姝瑾摸了摸山姥切的头。
魏姝瑾爱着每一把刀,不管是谁都会让他们各得其所,实现每一把刀的价值。
更甚是如果本丸里必须要有一个人死,她一定毫不犹豫的会选择自己去死。

说完魏姝瑾向前走一步,抱住了山姥切。左手环住他的脖子,右手放在他的头上,揉着,用极其温和和惋惜的语气说道:“这里的每一个人,每一把刀都很喜欢你。你在我们心里是不会被任何事物代替的唯一的被被……”

山姥切轻轻把魏姝瑾推开,两只手紧紧抓住斗篷沿,可那微红的脸和微微向上翘的嘴角,依然遮不住。
“就是!”鹤丸冲上来勾住山姥切的肩“现在马上要走了,作为初始刀的你是不是该和主上大人一起并肩呢~如果再不向前,我就要和主上在一起了哦~”欢快的声音向上翘起。
山姥切向前走了几步用微颤的声音说到:“好,好了现在请下来大人带路吧……”

旁边的丹尼尔:啊……终于想起我了。想着扬起了和善的微笑。
魏姝瑾弯下了一点腰,说到:“那劳驾大人带路了。”

丹尼尔举起双手,面向众人:“大家往我这边靠,靠的紧一点,要出发了。”

周围出现一个个巨大的白色的好像积木的几何物体。慢慢合拢构成一个密闭的空间。随后微微的失重感传来。

“大人,我们的创世神专门调查过,这次那些身份不明的穿越者主要集中在这次凹凸大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丹尼尔有些疑惑的拖住下巴。“这次大人以及您的刀剑们要小心,他们的实力不容小视。”
“我知道,到现在我还没有完全想出对付他的办法。不过人在紧急情况下总会急中生智的!我希望……我也觉得我们应该会有的他们的办法吧。”
“那么大人就请加油吧!”

说完,密闭空间微震了一下。四周慢慢被打开,光线霎时间充满四周。

“到了。”丹尼尔微笑着面对众人站着。

这是一个大厅。和政府的古风不同,这个大厅四周每一个地方都在诉说着这是一个高科技的时代。
大厅里除了丹尼尔和魏姝瑾等一众异世界人士们就别无它物。哦!等等还有——那是一个个圆形的小机器人,小短腿跑着很可爱。

“丹尼尔大人!丹尼尔大人!您回来啦!您不在的时候工作一切顺利哦!(*Ü*)ノ☀”从右方传来一声可爱中带点惊讶的声音,接着那小机器人便跑到丹尼尔脚下。
“是吗,还不错哦!啊——对了”丹尼尔一把抱起小机器人对魏姝瑾说“这是裁判球,他可以解释和帮助您遇到的问题。很可爱是吧?”
“啊!大人你好!您就是接下来协助我们的魏姝瑾大人吧?我是裁判球B—2233号,请指教!*٩(๑´∀`๑)ง*”
“诶——好可爱!阿鲁基咱们抱一只回本丸养吧!还可以陪狐之助玩玩呢。”乱跑上前摸了摸裁判球开心的笑着说。
“咦——Σ(ŎдŎ|||)ノノ是绑架吗?”裁判球整个球都感觉不好了,毕竟以前参赛者的暴行它又不是没见过。
“不是哦,这是爱的表达。阿鲁基你说对吧~”
“是的呢,很可爱哦~”说魏姝瑾左手扶脸微笑着说。

旁边的丹尼尔愣了下,笑脸中带了点歉意:“啊,刚才没发现还有女孩子在啊。很——”

“乱酱是男孩子哦。”

“…………………………”
丹尼尔:[笑容渐渐僵硬]算了,赶快结束这个话题吧……
“啊……啊……哈哈是吗?这样啊……哦对了!创世神大人说为了更好大人执行任务,让您可以领个原力技能更好工作。不过这全靠大人您自己的实力哦。我接下来还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要去完成,就让裁判球带您去终端机前领取技能吧~”[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说完便走了。
魏姝瑾:乱,你好像把人吓跑了。
乱:[乱酱是委屈]

“好了,接下来大人就请跟我来吧(◦˙▽˙◦)”

此时的魏姝瑾好像想起来当年被非洲血脉所支配的恐惧。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鬼啊——一堆废话,洗内——



凹凸乱舞

本课代表为渣渣萌新一枚,幼儿园文笔慎入。
本文是反苏文(大概。主角一刀剑乱舞的婶婶。毕竟是是时之政府的主力之一嘛,于是被政府安排来管管别的世界的秩序,相当于凹凸里的裁判长,只是管的东西特殊了点而已,来除一除玛丽苏啊汤姆苏啊。
总之我咋爽我咋来。诶,我就这么任性~[突然中指]

好!凹凸乱舞,开始了!

♚序舞 ♛
——公元2205年,为了消灭企图篡改历史的时间溯行军。身为召唤刀剑的审神者,今天也进行着死斗!——

“阿路基sama,刚刚时之政府来了封信。请过目。”一道稍有些细的可爱的声音传来,之后便是门被拉开的声音。
魏姝瑾一抬头便看见小小的狐之助向她走来。微微伸个懒腰,打个哈欠,趴在桌子上说:“啥子呦?是新活动吗?啊——真是的,政府这么爱吃爆炒肝子吗……”

探出身子把信件拿来,顺便摸了把狐之助毛茸茸的头。
第一眼便是大大的几个中文“致亲爱的魏姝瑾审神者”。
魏姝瑾看见后不由得一感叹——想当年刚来时一堆日文,要写的要看的要说的全是。那会儿就靠百度翻译器从那交流办公,到现在她还记得以前到大厅汇报工作时有一个大概是法国的妹子从那气的彪法语。现在好了,政府招收了翻译官,而且狐之助也更新了版本,可以翻译,不管多少种语言。

魏姝瑾是第一批终身审神者,是真正的看着政府慢慢变强,一直欣荣至此。

打开信件,把一张带了点香味的信纸拿出来——
亲爱的魏姝瑾审神者:
               近日,我们政府接到来自异世界的创世神的请求。
               由于该世界近几年来不断有不同世界的人穿越而来,扰乱那个世界的秩序,而且原因不详。那个世界的创世神也不是没铲除过那些人,可就算成功了也无济于事,就没停过。实在没办法的创世神想的求助外界。
                所以找到了我们,我们坚守着“帮助不分国界”的理念接受了。
                那个世界的创世神也和我们商量过,由于那些不明人物普遍很强,所以这次只派一个人试试。况且,您在第一批甚至今日都是实力灵力和刀剑的感情较高的,所以我们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就是您了。不过不用担心,一但您受了重伤就会立刻被传送回来。 以及您的本丸会和您一起穿越。
               好的事情就是这样,请大人收拾一下东西,我们将会在三日后启程。
               此致
               敬礼
               祝一切安好。

                                    时之政府
                          2569年12月23日

………………
………………
………………[托腮沉默]
……帮助不分国界?这应该已经跨世界了吧!?
……还决定就是您了……当我皮卡丘啊?!
……重伤被带回……那我一下死那边咋办?

魏姝瑾白眼一翻,盘着腿便往后躺。把信往脸上一盖:“呃啊——————要死要死要死啊————”

“怎么了?阿鲁基?”软萌又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
听见声音魏姝瑾一把就把信扯了下来,匆忙的起身。

“哈——退退!”露出一个大(猥)大(琐)的笑脸“过来一下退退!”
小正太面露疑惑,可还是照做了。到魏姝瑾身边,五虎退坐了下来。身边的小老虎也一个接一个跑了过来。
见状魏姝瑾把手臂张开对五虎退说:“来,能让阿鲁基抱抱吗?”为了表示现在很忧愁需要安慰,魏姝瑾还专门皱了皱眉。
五虎退乖巧的坐在魏姝瑾怀里,几只小老虎也蹦了上来。魏姝瑾环住五虎退的腰,把眼睛抵在他肩膀上,原本酸痛的眼睛得到了缓解。
“阿鲁基是有什么烦心事吗?”五虎退担忧的问到。“是啊是啊,超烦的……”魏姝瑾把头抬起来,下巴放在面前人儿的肩上晃来晃去。
“政府来信了,又派了任务。还只是我们要完成。”五虎退睁大了眼睛问:“诶——很危险吗?阿鲁基可要小心啊!太危险的话就推了吧!”
“诶呦我可爱的小天使!政府点名点姓让我做就算我想推也推不了啊……”叹了口气后,魏姝瑾把手移到小老虎上揉啊揉。
可明明上一秒还清醒的,而不一会后就安静下来了。
五虎退感到身后的人静的有些奇怪,微微转过点头,发现他的阿鲁基已经睡着了。“太累了吧,我们的阿鲁基还真是辛苦呢。”把头转回来,任由少女靠在他背上睡觉。

———————————————————

——好了第一章就这样了,只是废话。接下来放女主人设:

姓名:魏姝瑾
性别:女
年龄:目前364岁,直到被人杀死后才能真正死亡
身高:一米七五
爱好:画画,唱歌,睡觉,喝冷饮,喜欢抱抱枕/短刀/太刀/大太刀/打刀/枪/薙刀/胁差等[没错一十足女流氓],听歌,玩手机,发呆,幻想…………
原力:武力加强(就是体术刀剑等比以前使唤的更666了)

就这样,先看看吧……

我知道……我也许不该这么想……可……忍不住啊……[突然邪教]瑞莱……社会社会……

357的日常

此为我们班的真实日常,如有雷同……怪我咯!?

1.
我右后桌是我们历史课代表,今天下午大课间我在班里和我后桌说话呢,忽然有人叫到“历史课代表呢?历史课代表呢?老师找你!”
之后他蹭的一下窜起来左脚踩凳子上,左手叉腰右手举起来跟着身体左右晃着一脸嘚瑟的大喊到“谁叫的?叫你爸爸我干啥?”
门口的历史老师:[和善的微笑]……………………
历史课代表:[惊恐]……………………………………
对视了大概五秒他又蹭的一下把脚放下来,一脸乖巧的走过去问老师“老师怎么了?”
不过他全程不敢抬头,双手握在一起。         

呵,别以为我看不到你的手其实在抖。

2.
#论我的师傅每天都在虐班里的狗咋办?在线等真挺急的#
我师傅是班里英语课代表兼后桌,不过是教我数学的。挺可爱一女生,性格还好。但是你TM不能少秀点恩爱?!
上午第一节课下了,她和她的男票也就是我们班纪律委员一起牵着手溜达溜达慢慢走到了第一排桌子旁。之后我师傅右手往纪律委员脸上一放,开始轻柔深情的摸着。之后纪律委员把她的手从脸上拿下来,握在手里开始双手细细的摸着揉着, 两人深情对视。那眼神真学不来。
慢慢把视线移开,想着这就是爱情吧……啊……[这里痛]

然而这就完了吗?可笑。
有一次在下课期间我无意往后一瞟……
只见我师傅左手比出一半爱心,纪律委员比另一半,两人深情对视。
中间的历史课代表:[生无可恋]………………
[我看你这是在欺负我胖虎……靠!当我瞎啊!]

要不就是语文课对卷时,那俩就跟约好了似得一起不带卷。之后三人坐一起,左边我师傅,右边纪律委员,中间历史课代表。
本以为上课能安分点,结果我同桌动了动我,往后撇撇头。我一看…………………………MMP?!
那俩一人一只手绕道历史课代表身前十指相扣,含情脉脉……
当时的我:[努力憋笑]噗……加油…………呵呵呵呵哈哈哈…………
历史课代表:[一脸大义凛然]我没事!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
[啊……同桌……我想你了……想我们曾经互帮互助开开心心蹦蹦跳跳勾肩搭背狼狈为奸蛇皮走位的日子了……]

3.(自己番外)
放学时我左一个右一个同学抱着,到校门口拐弯处正说的欢时,突然就像与某人心灵相通一样抬头向前一看,就见还有一人也同时回头向我这看来。
啊……我老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最先跑过来,我先愣了一下之后一把甩开两边抱着的俩妹子,大开双臂也飞奔过去。我们两个抱在一起就像两个几千年没见面的老朋友一样,笑的像个小傻子。
我们一起挽着出了校门,突然想起各自还有同学,回头一看我那两个同学一脸嫌弃。
为了补偿我陪她们解完自行车后再走的。(对,我很棒吧)
正准备走忽然一停发现我老婆还没走,只见一妹子拉着她手说“走,陪我去买个本子。”
我老婆“[沉默一会]……去哪……”
妹子“不远,就门口那。”
我老婆“[毫不犹豫几乎瞬间]不,我不要。[摇头]”
之后两只胳膊一起挽上我说“我要和她在一起!”
当时那个感动,还是我老婆好~
那妹子“[震惊]你居然要和这个男人私奔,不要我了!”转身离去
我当时:啥?我老婆要和男人私奔?那男人是谁我要杀了他。等等那妹子咋指着我。我……指着我……嗯????嗯????我只不过是短头发而已啊!!!
之后我老婆两只手一捂肚子开始笑。
我“[冷漠]……”
我老婆“[笑断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男的!男的!!男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再笑!你再笑!……再笑你会失去我的……]

之后就在一个十字路口待了十几分钟才回家……

日记2017.10.2

  啊……他们过国庆现在才回来……我专门给他们沏了杯奶茶,冻冰箱里。
还在桌子上放了字条,想让他们喝。可半天没动静,大概是喝多了吧,没看见。我这样安慰自己。

  可过了会,我听见她的脚步声。

  走到了冰箱前,打开冰箱,我听见了可乐瓶开盖的漏气声,她喝完后拧上盖子放回去。砰的一声关上门。然后走掉。

  我都能想象到她只顾着喝可乐而根本没看一眼其实就放在旁边的冰奶茶。或者是看见了却根本不屑一顾。

  啊……真扎心啊……呵……







































为什么……

一晚上和一中午……硬生生画完。效果很好就算是了,不过感觉好可惜。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哟……肝疼……